中国茉莉花革命

想要一个既简单又稳定而且还便宜的云服务器吗?那就选择 DigitalOcean 吧,仅需 5 块钱一个月,现在注册还可以马上获赠 10 美元。

做梦也没有想到中国的茉莉花革命来得如此之快,就在今天,而且我蜗居的城市广州也有集合地点——人民公园星巴克。

昨天深夜躺在床上看韩寒的新书《1988——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》,看完的时候发现已经是凌晨 4 点了,打算睡觉,但是睡不着,因为还不知道丁丁哥哥是怎么死的,虽然我猜测是死于 1988 过后的那场运动,但没有证据,因为陆小野都不知道他多少岁。所以又起来重新看一遍,跳过娜娜、 10 号、刘茵茵等角色的内容,结果不但找不到证据,而且还增加了两个问题 —— 那个修车的为什么要以及如何攻击化工厂?陆小野是把那制片人的电脑给砸了,抑或只是删除了电脑里面的潜规则视频?

百思不得其解,但是那时已经 6 点了,只好强迫自己睡觉。也不知道有没有睡着,起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,没有什么精神,并且满脑子还是 1988,所以吃过午饭后准备继续睡。不料睡前发现今天下午有个茉莉花革命,于是开始犹豫不决,到底是睡觉呢?还是去革命现场打酱油?

睡觉吧,这么大的事错过了有点可惜,何况去人民公园也只不过 1 个小时。但是去吧,又有点怕,一来前几天刚理了个光头,又没有帽子,怕影响广州市容;二来怕到时侯会被警察当流氓,或者被流氓当警察,白受罪。

一时无法决定,于是就继续在推特上逛,后来发现不少著名的维权人士都被喝茶、被失踪、被在家了,广州有位律师还被打了,人民公园附近有很多警车,等等,但是还没有看到一张现场图片,不像茉莉花革命的前兆,应该不会有血案发生,所以我就晕头晕脑的去了。

刚一出门,就撞见一个头比我还光的大哥,骑着一辆自行车,于是庆幸自己并不孤单;后来在地铁上又看到一个光头的,就觉得多了个志同道合的。在列车上我有开着 SocialScope 并时不时看一下有没有什么革命新闻,看完之后,就抬头看看周围有没有靓女,不过看见靓女之后,仍然无精打彩。

到公园前站的时候,大概两点半,一出站就去星巴克要了一杯中杯的热美式,一来可以提神,二来可以掩饰一下自己的紧张。

在排队等咖啡的时候,我想 Check-in 一下,但是 SocialScope 搜索不到位置,于是作罢并认真环视一下,发现原来里面只有一张没有椅子的空桌子,有靓女帅哥,但没有穿警服的。取咖啡的时候,我拿了一根吸管,但是递咖啡的靓女马上就抢回去了,说热饮是没有吸管的,语气很坚定,也没有“先生”或者“不好意思”这样的客套话。我没有精神搭理她,走到放糖的地方拿了一根吸管,然后就上楼了。

楼上也没有空位置了,于是就往外面走,发现露天的桌子也没有空的了,这个茉莉花革命还真的挤爆了星巴克。不过这个时候我已经看到警察了,站在星巴克外面的广场上,接着看到了警车,除了人行道上等着过马路的之外,没有发现超过 10 个人扎堆的,也没有看到举牌子的,更加没有听到任何人喊口号,或许我来晚了,又或许这就是茉莉花革命。

但是咖啡还没喝完,况且也是第一次来,于是就顺便到旁边的人民公园逛了逛,不逛不知道,一逛吓一跳。里面有警车,并且每走几步就会碰到警察,他们有的一个人,有的两个人,有的三个人,有的多个人,不过除了路边一车打盹的,也没有看见有 10 个警察扎堆的。警察遍布公园的每个角落,广州古城十八门、跳舞广场、鲁迅塑像、…… 甚至上个厕所都会在里面碰到警察。

每次从警察的旁边走过,我都有点担心会被询问,但是结果并没有警察理我,看来我这个穿着黑色风衣黑色运动裤的光头老还不像流氓。也没有发现警察突然叫住其他游客询问,不过倒有听到两个游客问一警察:“这条是什么路?” 然后那个警察说:“公园路。” 除此之外,公园也没有意外,一切都那么和谐。跳舞的还是在跳舞,唱歌的还是在唱歌,打羽毛球的还是在打羽毛球,……

逛完之后,发现原来整个公园都被警车和警察围住了,附近还有警车在巡逻,在这样的情况下,恐怕恐怖分子都会知难而退,何况不明真相的群众。这时,那杯热美式也已经喝完,又没有艳遇,所以就回去了。回去的路上又碰到一个光头的。

喜欢就分享!
发布在博客历史 已有标签 , , . 将该链接存入书签
  • :: 《100 个免费翻墙工具》免费电子书

    100 个免费翻墙工具